普罗搜法网_刑事辩护律师网欢迎您!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刑事服务 > 罪轻辩护 >
特情介入下,贩卖毒品如何认定未遂_普罗搜法网_刑事辩护律师网_深圳律师咨询__刑事律师_职务犯罪_经济犯罪_辩护律师

特情介入下,贩卖毒品如何认定未遂

特情介入下,贩卖毒品如何认定未遂 一、案件情况 被告人李某无业人员,与某吸毒人员王某认识。经某市公安局禁毒队许可,王某与被告人李某联系购买毒品事宜。王某与李某就购买..

13530053586 立即咨询

快速预约律师

称       呼 :
手机号码 :
备       注:
分享:

特情介入下,贩卖毒品如何认定未遂

发布时间:2019-02-13 热度:

特情介入下,贩卖毒品如何认定未遂

 

 

一、案件情况

 

  被告人李某无业人员,与某吸毒人员王某认识。经某市公安局禁毒队许可,王某与被告人李某联系购买毒品事宜。王某与李某就购买毒品的种类、数量、价款、交易地点谈妥后,即向某市公安局禁毒队作了汇报。某市公安局禁毒队就王某与被告人李某准备在某县光明路附近一加油站进行毒品交易的具体情况及时向某县公安局禁毒大队作了通报。交易当日,被告人李某驾车携带毒品,行车至某县光明路加油站处,与王某刚接触时,被已布控的某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当场抓获。从李某身上搜出三包毒品可疑物,经鉴定其中两包含有海洛因成分,净重11.8克。本案公诉机关按李某的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起诉,但没有认定是既遂,还是未遂。

 

二、观点分歧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的行为属于犯罪既遂。对贩卖毒品的既未遂认定,我国刑法通用理论是进入交易环节说。认为只要犯罪分子的贩卖毒品的行为进入交易环节,就构成了犯罪既遂。具体讲:其一,从立法本意来看,贩卖毒品罪是行为犯,而不是结果犯。从刑法理论上讲,行为犯不要求行为人将构成要件的客观行为实施完毕,只要行为人着手实施了刑法分则所规定的构成要件的客观行为,即成立犯罪既遂。本案中被告人不但着手实施犯罪,而且其是正在现场交易时被抓获,当然成立既遂。其二,分析本罪的主客观方面,本罪要求行为人在故意的心态下实施了贩卖毒品的行为即可成立既遂,刑法并未在本罪的犯罪构成上对“交易对象”这一因素加以规定,故交易对象是否为真正的买家并不影响既遂与否的成立。其三,被告人本质是想通过交易获得利益,与公安特情人员交易实际是按照其原先的意图轨迹自行发展的结果,即使未被公安特情人员举报,其仍然会选择买家着手实施本罪。本案中,诱惑侦查手段为其提供了机会,促使其实施了具体的犯罪行为,交易的完成没有违背其本来意愿,故应为既遂。

   第二种观点认为观点认为被告人的行为属于犯罪未遂。刑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未遂。根据此规定,犯罪未遂具备三个特征,一是已经着手实行犯罪;二是犯罪未得逞;三是犯罪未得逞是由于犯罪人意志以外的原因。同时符合这三个特征的,才能成立犯罪未遂。以此款规定作为判断标准,可以认定被告人李某的行为系犯罪未遂,且属对象不能犯未遂。

 

三、未遂分析

 

  第一,分析犯罪未遂的三个特征,“犯罪未得逞”是判断犯罪未遂的决定性因素。所谓“犯罪未得逞”,是指行为人所追求的、行为性质所决定的危害结果没有发生。根据主客观相统一的原理,犯罪未遂也应是主客观的统一。从客观方面说,是行为性质所决定的危害结果没有发生;从主观方面说,是行为人所追求的危害结果没有发生。贩卖毒品的行为性质决定实施该种行为必然造成国家对毒品进行管制秩序的破坏,而且贩卖毒品本身具有毒害性对公民身心健康极易形成严重的威胁。本案中,被告人明知贩卖毒品违法,却仍然欲通过交易从中获利,这说明李某在主观心理上除追求金钱利益外,对贩卖毒品的危害后果也是明知的。从李某实施的客观行为来看,其希望由此获利并发生相关危害结果的意志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或放弃,然而交易对象发生了变化。其交易对象王某是公安特情人员,侦查机关对此交易行为自始至终予以掌控。王某的特情身份、侦查机关的布控,是出于被告人李某意志以外的因素。毒品交易所指向的对象(王某)由于特殊的身份属性,也不可能与其进行真正意义上的交易,李某的犯罪根本不可能得逞。因此其行为又系犯罪未遂中的对象不能犯未遂。

   第二,认定某一行为系犯罪行为,需要从犯罪构成要件上获得确实、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侦破毒品案件时,常常出现侦查人员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犯罪线索却没有足够证据将嫌疑人绳之以法的情形。因此,特情人员介入成为破获案件的重要手段之一,社会大众对此侦查手段也是认可的。然而我国现行刑法对此没有明确规定,按照国际惯例,理论上也不支持这种侦查行为。比如:行为人没有犯意,仅靠特情人员或者侦查人员诱使而产生犯意的,一般不认为是犯罪。事实上,李某在贩卖毒品的主观意图支配下,接受侦查人员的特情人员的购买要约,进入已被侦查人员掌控的交易场所,实际上不可能完成交易。既使能完成交易,也只不过是侦查人员获取犯罪证据的一种手段。侦查机关做出这样的安排对于确定李某确实犯有贩卖毒品罪是完全必要的。倘若,李某刚走出家门或刚进入交易地点时即被侦查人员抓获,那么很可能由于李某的矢口否认,致使缺少定罪证据而影响到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特情人员介入案件侦查印证了犯罪行为的现实性,可以全部掌控李某确实犯有贩卖毒品罪的全部证据。显然,如果根本不考虑特情人员的介入因素而将李某实施完成的行为简单地以犯罪既遂来处理,这也是有违现代司法理念和人权保障观念的,也是违背刑法规定的。

 

 

readNum1870


关闭窗口
上一篇:图解罪轻辩护思路
下一篇:刑事律师办案流程-什么是刑事辩护律师

相关阅读

扫码微信咨询